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

哀怨雙連埤


  清晨四點半,貢德氏赤蛙鳴叫聲還此起彼落著....八十多歲的ㄚ嬷已踏著薄霧來到田畦的一角,在這種不出奇蹟的雙連埤土地上,開始了她數十年不變的農事工作。
   吳ㄚ嬤將大部份的土地變賣所得平分給了兒女,留下幾畦菜園自給自足,並利用假日販賣給往返於福山植物園的遊客;上星期,ㄚ嬤告訴我:「在加拿大念書的兩個孫子回來看我....離開前,我偷偷塞了零用錢給他們!」我心想....辛苦種植的紅菜,一斤兩塊錢價格批給盤商,這花在北美的零用錢該存多久?
   午後一點半,炙熱的太陽正無情地曝曬著台九甲線的柏油路上....八十多歲的ㄚ嬷踏出蹣跚的步履,在這被遺忘了幾個世紀沒有公車的雙連埤,步行前往圳頭的方向下山復診。